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文史资料

帅孟奇险走长沙

文章来源: 作者:杨远新 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03日 10:01 点击数: 字体:

初升的阳光如血一般鲜红,透过湖柳,照进汉寿县城北紧临沅水的一座隐蔽阁楼里。中共汉寿县委会议在这里开了整整一夜,讨论如何应对急剧恶化的革命形势。这是1927年,正当革命形势迅猛发展的时候,蒋介石叛变了革命,指使湖南军阀许克祥在长沙发动了反革命政变——马日事变,大肆逮捕屠杀共产党员,镇压革命运动,三湘大地,血风腥雨,山山水水均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。一个团的反动军队开进汉寿,四处搜捕共产党人。汉寿的革命武装自卫力量较弱,为了保存革命实力,汉寿县委研究应对办法,决定:一是党员干部立即撤退到金牛山、云台山、蔺家山打游击,坚持斗争。二是为了与省里的党组织恢复失去了的联系,委派一个坚强可靠的同志去长沙找党。帅孟奇主动请缨。县委书记詹乐贫不无担心地说:“孟奇同志!你一个女同志去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,我还是放心不下。”帅孟奇坚定地表示:“正因为我是一个女同志,才有利于去完成这项任务。”陈刚等一些男同志都表示担心,主动要求任务。帅孟奇在他们开始争论的时候不声不响地离开了,在争论进入高潮的时候很快又回来了。她走到大家面前说:“请大家看看我,应该为我的安全放心了吧!”会场上所有的目光都投向她身上,惊讶地问道:“大姐!你这是?”帅孟奇说:“我这是叫花子婆呀!我从小就讨过米,有这方面的经验。所以请大家都不要争了,还是我去长沙找党最合适。”詹乐贫说:“这倒是很好!不过为了安全起见,还是给你派一个保镖。”帅孟奇说:“保镖我有。”大家都问:“谁?”帅孟奇看了看大家,她走到詹乐贫身边,耳语了几句。詹乐贫连连点头说:“好!好!很好!如果长沙找不到党组织,你就去武汉找许之桢同志,通过他找中央汇报汉寿县的情况。”帅孟奇连连点头。临行前,詹乐贫紧握着帅孟奇的手说:“大姐!此行山高路远,充满凶险,你要多加小心呀!”陈刚等都说:“大姐!盼望你早日安全回来呀!”

帅孟奇化装成讨米的妇女,向着长沙出发了。她时而水路,时而旱路,过大湖,翻高山,有人的地方就乞讨,没人的地方就快行。她的身后始终跟着一个人,与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相互照应着。这个人不断地根据情况变换装束,但有一点始终没有变,一顶芦叶子斗笠牢牢地背在身后。他就是帅孟奇最信任的弟弟帅可贤,又名帅立风,由于他插秧割稻、耕田车水、打鱼捞虾、习武练功,习惯打赤膊,穿短裤,遍身晒得漆黑的,大家送了他一个诨名帅士黑。他皮肤黑心最红。他是共青团员,并且是帅孟奇亲自做的入团介绍人,立场坚定,忠诚可靠。他浑身像黑炭,不大引人注目。但当他睁大两只眼睛时,却闪亮如炬,令人胆寒。过关卡被盘问时,他一阵“哇啦哇啦”,手舞足蹈,什么也回答不清。最后他总是得到一句话:“黑哑巴快滚!”叫花子姐姐前面走,黑哑巴弟弟在后面跟。姐弟俩相依为命,历经艰险,好不容易潜入长沙城。

此时的长沙已是一座血城,大街小巷不时响起枪声,警车呜呜满街窜,到处都是一滩滩的血迹,车站、广场、渡口,吊着一具具的尸体。行人不是抱着头,就是捂着脸。帅家姐弟看到此情此景,对蒋介石充满了无比的愤恨。他俩一心想找到党组织。可无论走到哪里,都看到墙上、树上张贴着悬赏共产党人的布告,其中就有10万大洋买女共匪帅孟奇人头的通缉令。帅孟奇心想:不走出汉寿,还不知道自己身价如此之高。姐弟俩东穿西绕,几次试图接近与党组织联系的地方都没有成功。最后一次稍稍靠近了几步,就被特务盯上了。帅孟奇心想:个人完蛋事小,不能完成詹乐贫交给的任务事大。一定要甩脱特务的跟踪。她穿进了小巷,两个特务紧随其后,离巷口不远了,她加快了脚步,两个特务扑上去抓她时,突然扑通倒地,嘴里连哎哟声都发不出。帅可贤一直在空中保护着姐姐,他不时从这边屋顶,飞身到那边屋顶,屋顶不好走,他就贴身墙壁走。看到姐姐万分危险时,他纵身跃下,左手点了两个特务的死穴,右手从斗笠背后抽出伸缩棍,头上各给了一棒。并把两个特务的枪摘下,扔进了就近的一座水塘里。

他风一般追上去,看见姐姐又被两个枪兵盯稍了。枪兵不动手,他也不下手,尾随其后。

帅孟奇机智地躲进长沙兑泽中学主任教员帅承瑞处,枪兵随后追至。帅承瑞是个忠厚老实人,平时只管教书,不问政治。这时见帅孟奇像个叫花子,后面有追兵。他明白了是回什么事。他要帅孟奇躲到课桌底下。他则无事一样地在黑板上书写着下一节课讲授的内容提纲。

帅孟奇躲进教室时,帅可贤已经到了兑泽中学大门口,他手里早拿了一把竹扫帚,打扫地上的枯枝败叶,两个枪兵追进校门,他假装没看见,把竹扫帚往前一伸,两个枪兵被绊,啃土倒地。一个小小的举动,为帅孟奇赢得了躲藏时间。两个枪兵爬起来,找他麻烦,他舞动着扫帚,哇啦哇啦大叫,两个枪兵拿他没办法,骂道:“黑哑巴你去死吧!”

上课铃声响了。学生们都在自己的位置入座。两个枪兵逐间教室地找过去。找到帅承瑞的教室门口,帅承瑞正在给学生讲岳飞的《满江红》,这个一向忠厚老实的教书人指着教室里的学生,冲着两个枪兵吼道:“这里全是我的学生,哪里有什么共产党?你们这是破坏教学。我要告你们!”全班几十个学生也学着老师的口气对两个枪兵发出怒吼声。帅承瑞这一着把两个枪兵吓走了。

黑哑巴继续在校门口扫地,监视两个枪兵,防止杀回马枪。帅承瑞把帅孟奇带到学校侧门,他先出门观察了一下动静,没有发现埋伏,赶紧闪回门里,掏出两块大洋塞进帅孟奇手里,嘱她路上多加小心。如果有需要还到他这里来。帅孟奇连感谢的话都来不及说一句,帅承瑞已经消失在校园里。她手里要饭的篮子只剩下半边,身上的衣服破烂得露出了膀子和膝盖。她心想这样更好,装着一腐一拐地往长沙城北面走去,不时向相遇的行人伸出篮子乞讨。

她看见黑哑巴已经追上来了,距她约两百米的地方放缓了速度,她进,他亦进;她退,他亦退。姐弟之间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。突然间,不知从哪个角落又冒出两个枪兵挡住了帅孟奇的出路,对她进行盘问。

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帅孟奇没有立即回答,她装着耳聋,脑海里考虑用什么语言回答最好。她还想带枪的士兵要比特务好对付一些。

“你是聋子呀?问你呢!你是干什么的?”

帅孟奇回答:“长官对不起!我是聋子。你要何解呀?”

两个枪兵大声说:“问你是干什么的?”

“长官这不明摆着的吗?我是讨饭的。崽女都饿死了,耶娘也都饿死了。长官家里没有饿死人吧?”

两个枪兵相互看了一眼,这话正擢疼他们的心,自被抓壮丁出来后,耶娘也都饿死了。两个枪兵直截了当地问:“你不是共产党吧?”

帅孟奇张着耳朵听着,反问:“你要供我一餐饭?哎呀!你俩真是好伢子呀!”

黑哑巴从一旁经过,听见姐姐正用流利的长沙话与两个枪兵回回答答,他心里暗暗佩服。

两个枪兵问道:“要饭的!你家住哪里?”

帅孟奇毫不含糊地回答:“纱帽塘。”

两个枪兵又问:“纱帽塘在哪里?”

帅孟奇回答:“纱帽塘就在议会街。”

两个枪兵追问:“门牌号码是多少?”

帅孟奇回答:“那里都是穷人住的地方,没有门牌号码。”

两个枪兵问:“大概位置?”

帅孟奇回答:“大概位置在师鲁堂旁边。”

两个枪兵嘀咕道:“共产党里头的人个个都很精明。不会有她这样糊里糊涂的人。让她走吧!”他俩朝帅孟奇挥挥手说:“走吧!走吧!叫花子。”

帅孟奇追上了前面躲在树丛里等她的弟弟。帅可贤说:“大姐!我还不晓得你的长沙话讲得那么好。”

帅孟奇说:“这都是搭帮爹爹。”

帅可贤问:“为什么?”

帅孟奇说:“你小。有些事你还不知道。也没得机会给你说。”她深情地告诉弟弟:那是1910年2月,爹爹从日本留学回国,省教育司聘请他任科员兼秘书。爹爹就带着她到长沙,租住在会议街纱帽塘,把她送入周南高小念书。由于租住的房子没门牌号码,不利于与外界交往和收发信件,爹爹就和一起租房的曾毅伯伯商量,给租住的房子取个名字。爹爹就根据帅、曾两家的姓氏,在‘帅’字上面增一横,在‘曾’字上面改两划,定名‘师鲁堂’。1912年,许之桢的爹爹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了,他恩娘也病死了。爹爹就把许之桢也接到长沙来上学念书。一住就是几年。她问弟弟:“你说我要是学不会长沙话,那不是傻砣?”

帅可贤说:“大姐你早就该把这些事告诉我呀!”

帅孟奇说:“不到关键时刻,告诉你了也不会有印象。”

帅可贤说:“大姐你说什么都有理。小弟我总是说不过你。”

帅孟奇说:“我现在给你提出一个问题,看你能不能说过我。”

帅可贤说:“什么问题大姐你说吧!”

帅孟奇说:“你说下一步我们去哪里找党组织呀?”

帅可贤说:“我看长沙是找不到党组织了。去武汉吧!姐夫在武汉。找到姐夫就等于找到了党组织。”

帅孟奇说:“你讲的很有道理。”

姐弟俩商量:按目前长沙这个形势,再不能停留了。停留的时间越长,危险越大。尽快照临行前詹乐贫的交代去做。离开长沙,北上武汉,找到许之桢,汇报汉寿县的革命情况。乘车乘船都有危险。唯有继续乞讨走小路,才是最安全的选择。

姐弟主意拿定,开始了北上武汉找党的征程。(作者:杨远新)

【打印文章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