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政协文苑

美丽乡村陈军堤

文章来源: 作者:周世盈 发布时间:2019年10月21日 10:10 点击数: 字体:

汉寿城东,沿汉蒋旅游大道行7公里,便是湖南省美丽乡村示范村——汉寿县岩汪湖镇陈军堤村。由省人民政府颁发的高大石碑挺立在村民活动中心门口。村民活动中心占地27亩,有办公楼、多功能厅、休闲广场和简易舞台等,宛如一个乡镇的规模和气派。我出生在陈军堤村,目睹了她70年来与洪水作斗争的巨大变化。

陈军堤这地方,最怕水患。记得幼小时,爷爷告诉我,如果遭了水灾,就得逃荒讨米,当“叫化得”。在我出生前,爷爷、奶奶曾率领全家到湖北公安县讨过米。现在还有陈军堤村的人留落在湖北公安。

清朝同治年间,龙阳遭大水,陈军堤溃决,垸内连五障一片汪洋。灾民四方乞讨。秋后水退,驻守龙阳县的王军门(地方武官,受总督、巡抚的节制)率千军筑堤。第二年发大水,已移驻到常德的王军门听说,立即派兵抢险。冬初加筑,王军门又派勇协修。这段大堤本是城南莺堤(杉木堤)的一截,因为王军门在此修堤、抢险,陈兵多日,为纪念王军门故名陈军堤了。

解放前,受陈军堤保护的堤北十里,约住有两千人,属护城乡第二保。每到汛期,睡梦中总听得陈军堤上传来“咚咚咚咚”的大鼓声,不知何意?第二天早晨,爷爷告诉我说,那4声大鼓代表“打鼓救堤”的4个字。果然,一会儿只见父亲和叔父一身泥水,疲惫地肩挑撮箕、铁锹从外面回家。原来他们昨晚听到鼓声就上堤抢险去了。

1949年,汉寿和平解放,二保改为了陈栗乡,属第二区管辖。这个名称是由两个地名组合的。陈军堤脚下三里处有块高地,生长着数十棵栗树,人们叫它栗树山。于是取一“陈”和一“栗”字,陈栗乡的大名就产生了,“二保”的名字,便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。陈栗乡乡长和乡农会主席都是翻身当家作主的农民。农会主席是后来任过常德行署(后改为市)副专员的何秋舫。他们深谙水害,入冬就带领农民加修陈军堤。解放翻身的农民积极性很高,大堤修得牢,从此夜晚再也听不到“打鼓救堤”的鼓声了。

外涝虽暂时解除,内渍却仍然严重。陈军堤下三里,有条白鹤港,东连白鹤湖,西通张家湖,水面千余亩。我家就住在白鹤港附近。农民为了多种粮食,便在港边筑一段小堤,围上两、三亩湖田。这些田,十年九不收,往往在稻禾灌浆立米时被渍水淹没,成了鱼蝦的乐园。

有年秋末,渍水渐退。奶奶的侄儿,我喊他孟叔,邀我去捕鱼,他十三,比我长半岁,见识多。我说一无网,二无罩,怎捕?他说只要带把锄头就行了。我背着锄头跟随他走了一里多路,来到白鹤港边,选了一丘大约两亩大的湖田。港水正慢慢地下落,这田靠北的一面田塍稍高,已露出水面,还有三面田塍正悄悄外露。孟叔要我用锄头挖泥,把将要露出水面的田塍加高,说是关住水,也就关住了鱼蝦。我依命行事,就手在田塍的两旁挖泥。不一会儿,我们就将田塍加高了两、三寸,也露出了水面。湖田关着尺来深的水,鱼蝦还毫无踪影。

我怀疑关了一田光水。孟叔说别急,等两天让外面的水再退些,我们就来捕蝦捉鱼。两天后的夜晚,月光暗淡,时而飘洒着雨丝。孟叔要我带上鱼篓、鱼籇。鱼籇是篾制的,形状像腰鼓,中间是籇肚,一头张开大口,流水进鱼;另一头缩成小口,塞上稻草把儿,堵鱼。将籇放入田塍决口,待籇内有了鱼就提将起来,拔掉稻草把儿,将鱼倒进鱼篓。白天鱼不进籇,必须晚上进行。

天黑了,我俩来到湖田,将田塍扒开两道决口,放入鱼籇,让湖田的水从籇中流出去。湖田旁有条木船,虽无船蓬,尾舱却很干净。我们就躺在那儿,守株待兔。约一个多小时,我们去取籇。真的意想不到,蝦子已塞满了两只籇肚,赶忙倒进鱼篓,继续司籇。第二籇司了一个小时,又装满了。鱼篓装不下,只得将裤子脱下作鱼袋。鱼蝦多多,而周一片漆黑,顿生恐惧。在放入第三籇时,我突然见到不远处树影朦胧,以为是鬼。听大人说过,白鹤港边常常有淹死鬼出来找替身。我对孟叔说,乌风黑浪的,如果来了鬼怎么办呢?他也怕鬼。我俩越怕越说,越说越怕,忽觉得毛发悚立,只好慌忙收拾回家。

1954年特大洪灾,全县堤垸基本上溃决,连县城也浸泡在黄汤中,十字街可以行船。是年冬,全省统一安排,将汉寿县平湖区合并为两个大垸,沅水北为西湖大垸 ,沅水南为沅南大垸。沅南垸北濒沅江,南临大南湖,防汛任务重。陈栗乡归属沅南垸,较以前安全多了,但是垸内的渍水无法排出去,湖田仍然无收。

1956年陈栗乡龙凤、南台和陈军堤三村初级农业社转为高级农业社。集体力量大,将白鹤湖、白鹤港个体农民的矮围湖田筑成了高围种水稻。但是因为湖、港渍水太大,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稻谷所收无几。障田和湖港汪洋一片,杂草从生,从杂草中只能看到几朵野荷花。

时至1958年,组织人民公社。陈军堤、龙凤和南台三个高级社改为三个生产大队,归属周文庙公社。是年冬,公社组织水利总体战,将白鹤湖、白鹤港分家,新筑成两个障垸,开垦出千亩水田。但是每逢讯期,县南山丘区七条溪河的水直泄大南湖,陈军堤大堤首当其冲。外涝内渍,防讯不止。有一年防讯时间尽达三个月之久。农民苦不堪言。

毁掉障院,实在可惜。更何况党中央一再号召多种粮食“备战、备荒、为人民”,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废障毁田呢!在此进退两难之际,在陈栗乡当过农会主席的中共汉寿县委书记何秋舫,决定治理大南湖。1974年冬,举全县十万之众,从谢家铺到关门洲修一道长50公里的撇洪河,将山洪从蒋家嘴水闸撇出去。治理大南湖,全县新增的七万亩良田,一道纳入了沅南大院。这样,龙凤、南台和陈军堤大队便成了沅南大院的中心地带,安全系数又增加了很多。

不久,县水利部门从岩汪湖大泵站向西到马井修了两条高低并行的渠道,纵贯三个大队。高渠抗旱,低渠排渍,俗称“三堤两港”。从此,龙凤、南台和陈军堤就水旱无忧了。位于这三个大队中心的白鹤湖、白鹤港成了陆地,被列入了农田发展规划。现在宽广、平坦的村民活动中心,就建在了原来的白鹤湖上。

上世纪八十年初改革开放,县委书记周立民在陈军堤大队蹲点,提出高田种水稻,低田养鱼、养珍珠。不久大队改为村,汉寿县的珍珠养殖业从陈军堤村走向全县,以至汉寿县被获得“全国珍珠之乡”的美誉。现在依环保法禁养珍珠,而陈军堤村民在禁养前,就已经在发家致富的道路上赚到了第一桶金。

村民有了钱,学文化、学技术,学做生意当老板。原来承包的责任田,交给了几家种粮大户,自己出外创业。出不了外的,也在村里大显身手。周公祠村民组万小兵开鲜鱼大车 往来长沙、深圳。其兄万小军便当挖机小老板。他有两台挖机,业务应接不暇,时而自豪地说:“现在清理沟港渠道、挖渔池、填屋基,谁还用撮箕、扁担、锹?一概用挖机。这东西真方便,又省钱,又省力。”

前些年,陈军堤村在省城当省石化公司总经的马崇彪,组织捐建了陈军堤小学。校舍新颖,设施齐全,可容500学生。学校素质教育名列前茅,多年来被评为市、县诗词教育先进单位。

2017年,经民政部门批准,将龙凤村和南台村并入陈军堤村。这三个村真的有缘,想不到经过60多年变迁又合到一起了。不过现在合并一起,再不是兴农会、打土豪、分田地,也不是防洪抢险排渍水,而是奔跑在新时代的大道上创家业,建新村,奔小康。

合并起的来陈军堤村,耕地面积7208亩,养殖水面1500亩,人口近五千,仍由四十出头的原陈军堤村党支书周斌担任大陈军堤村的党支书。近两年,村里创办了100人的美声电子加工厂,整顿了村容村貎,完善了服务村民的机制。特别受村民赞扬的是投资千万,铺装了从村民活动中心分别到南台、龙凤老村的两条黑色路面。农户小道连大道,汽车可开到家院里。

全村24个村民组,房屋整洁,排列有序。绿树成荫,繁花似锦。稻田绿浪翻腾,丰收在望。池塘碧波涟渏,鱼游塘底。入夜,休闲广场华灯开放,村民们载歌载舞,歌颂幸福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