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文史资料

高木匠“拉长”新屋梁

文章来源: 作者:朱能毅 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12日 11:09 点击数: 字体:

汉寿岩嘴乡松树湾,过去住着两家富户,一家姓朱,一家姓丁,是屋角抵屋角的近邻。俗话说:“邻舍认得亲,强过捡缸金。”可是多年来,这朱、丁两家却因争强斗富而冷眼相对。

这一年,朱家嫌房屋老旧了些,决定新建纯木瓦结构的新屋。丁家岂会示弱?也要对着修,连新屋上梁的时辰,也择定在与朱家同一天。想不到这“同一天”,居然演出了一场好戏!这还得从请来的两名木匠说起。

朱家请的木匠姓高,论手艺,比德行,是草帽儿烂了边——顶好的,被方圆百里的人称为“高师傅”。丁家请的也不赖,是高木匠的名徒、已经出师8年的孙二保。村里人推测:这回只怕是老鼠拖花葫芦,好瞧的在后头。

到了上梁前一天的上半夜,高木匠躺在床上,想到明天新屋上梁的大事,横竖睡不踏实。他起身带上新徒弟何五儿来到工地,就着朦胧月光,将新屋所备的柱、梁、枋、檩,通通复查一遍,突然发现新大梁短了一尺。按照当时习俗,新屋大梁一端写有“福”字,另一端写有“喜”字。眼下“福”字被人锯掉,这还了得?年过六旬的高木匠一生正直厚道,做事钉是钉,铆是铆。这根大梁是他白天亲手挑选上等株木制成的,长短尺码不差一分,怎么会生出这种怪事来呢?要知道,大梁是新屋子的脊梁骨,短了尺寸的笑话倘若一张扬,不仅损了自己一世的名声,更会使建房停工,冲走朱家的福气,这怎么办?但高木匠毕竟是老木匠,很快镇静下来,叮嘱何五儿:“这事切忌漏风出去,明天上梁时,你只管在屋脊上喊‘大梁短了’,要喊响亮点。”何五儿猜不透师傅葫芦里装的哪味药,又不敢多问,就应承了。他先回家歇息,留下师傅闷坐在那儿。

第二天上梁时辰一到,朱、丁两家的新大梁随着鞭炮声、贺喜声,同时搁上新屋脊。这当儿,立在朱家屋脊的何五儿忽然惊慌地大喊:“师傅,大梁短了,大梁短了!”丁家屋脊上的孙二保正在将大梁合榫落位,何五儿的喊叫他听得真真切切,便停手搁斧,要看这边高老倌如何收拾残局。

姜,毕竟是老的辣。尽管两家来瞧热闹的有上百号人,高木匠却丝毫没乱尺寸。他润润嗓子眼,直盯着何五儿问:“短多少?”

“大约有、有一尺。”

高木匠底气十足地下令:“给老子拉长点!”

“能拉长?”何五儿怀疑师傅是不是大白天讲梦话。然而师令如山,岂敢违抗?他立下拔马式,猛将大梁一拉,果然,大梁被拉长了半尺左右。

“再使力拉!”高木匠第二次发令。这时丁家屋场上瞧热闹的人,纷纷拥过来,要看朱家的“西洋镜”。何五儿咬紧牙根,使出吃奶的力,发出一声“嗨”,又将大梁拉长半尺,喜滋滋地喊道:“师傅,合榫了,到位了!”

孙二保从他娘胎肚子里一跟头栽下地,还没见过这等拉长新屋梁的招式,他两眼发直,像只被棍棒打懵的呆头鹅。自己的师傅还有这手看家绝招,他做梦都没想到。朱、丁两家瞧热闹的人,都被高木匠露的奇招绝技迷住了,个个惊奇不已,赞叹不止。

当晚歇息后,孙二保提上一袋子礼品来拜访师傅,说是专程讨教的。高木匠疑惑不解:“我一点老本事,不是连袋子都框给你了么?”

孙二保哈腰哀求:“师傅,您拉长屋梁的绝招,可没有教……”

“哈哈哈!”没待孙二保说完,高木匠敞开怀大笑起来,“那是随便唬弄的,算个卵?其实你年轻力壮,小点子多,脚手又利索,压得倒任何绝招。”

孙二保听得明白,师傅的夸奖话中有话,脸上搁不住了,坐也不安,站也不宁。突然“扑咚”跪在高木匠脚前:“师傅,徒弟我对不住您。朱家屋梁是丁家的人昨晚偷偷锯短的,实在与我无关。”孙二保面露愧色,“只怪我鸡肠小肚,当时没告诉您。”

原来,孙二保当学徒时,极力仿效高师傅的德行,勤钻苦练,学到了全部本事。按理说,该青出于蓝胜于蓝了吧?但他心胸狭窄,总谋算着独占一方,偏偏他修建木房的技艺不如高师傅老到,尽管出师多年,名声仍差师傅一大截。他老觉得师傅留有绝活没传授,一直耿耿于怀。昨晚他路过朱家新屋场,瞅见丁家主人趁朱家无人看守之机,指使人偷偷锯短了朱家新大梁。他本想及时禀告高师傅,转念一想,倘若揭穿这诡计,自己绝对拿不到丁家的红包封了。不如借此机会,看高老头出出洋相,将他压下去,日后自己好在这方出头充“老大”。所以孙二保守口如瓶,只在暗中观察事态发展。

“哈哈哈!”高木匠又是一阵开怀大笑,笑声震得室内桌椅都在颤抖。他这一生就是直肠子,讲话从不绕弯弯,他扶起孙二保,说:“那件事我也料定是丁家捣的鬼,为了避免两家隔阂闹大,我一直没有声张。既然你抖出真话,我也实话告诉你,合榫的大梁是我下半夜重新赶做的。我与何五儿,老的无用了,小的还无能,哪有什么拉长屋梁的绝招噢!”

孙二保仍旧有些疑惑:“大梁在开头为什么欠一尺,无法合榫?”

“这叫江湖一点诀,道破不值钱。我先将大梁往怀里藏进一尺,随后,何五儿拉一下,我就放半尺,不就解决了?二保呀,树靠根正,人靠心正,为人做事要真诚爽直点,肚里少长些花花肠子,就比任何绝招都金贵、管用。”

孙二保一字不漏听完,一脸羞成猪肝色,只巴望地面马上裂开一道缝,好躲进去,两行泪水止不住涌出眼眶,连声说:“师傅,我记住了。”

第二天孙二保一上工,就被丁家主人喊去,两人谈了好一阵,脸色都很愧疚。随后,丁家主人拎上一大卷鞭炮,来到朱家新屋前,噼噼啪啪燃放起来,还拉住迎出来的朱家主人的手,诚恳地说:“老哥,恭贺恭贺!老弟来晚了,对不住你呀。”

朱家主人心头一热:“我应该早点向你道喜去的。”随后也笑吟吟赶往丁家新屋前,燃放起了鞭炮。

这一幕全被高木匠看在眼里,想不到昨晚上开导孙二保,竟然“敲屋柱惊动磉磴”,促成了两家和好。